哈尔滨华宇制衣厂

地址:哈尔滨香坊区亚麻六道街158号

咨询热线:13796068912

哈尔滨工作服

哈尔滨工作服阅读直播卖出第一条裙子,这位小

责任编辑:小小编 点击数: 发表时间:20-06-25 09:45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欢迎访问哈尔滨工作服               哈尔滨华宇服装厂的官网
“你看看,今天是周六,逛街的人还是这么少。”

五月的深圳骄阳似火,而位于南山南油服装批发商圈的各服装市场里,却显得冷冷清清。专营女裙服饰的田姐在某市场内经营着一家批发行,前几年生意一直不错,还在2018年升级成为小众设计师原创(服饰)集合店。

1

图片来源:中服网摄

然而,近半年来的生意状况,让她每天都愁眉不展。

“我们南油商圈批发零售的服装,要比广州十三行、东莞虎门富民高端很多,这里集合了很多国内外设计师的原创产品。”她告诉,身处小资消费群经常光顾的服装商圈,以前周末市场内几乎都是人头攒动、门庭若市。

“但是春节之后市场开市到现在,客流量一直都这样咯。”不过,田姐没有束手待毙,实际上早在一个多月前,在朋友圈和网上看到一些商家“自救”的文章后,田姐就下决心转战线上直播卖货了。

但是,她没有想到这几周的直播生活,会是如此“喜怒哀乐愁酸甜苦辣咸”……

面对千万直播机构花了眼

“(开市后)整整两个月,店里只卖出了三件裙子,我把希望都押在直播上了。”

四月下旬,看着同行陆陆续续开通了直播卖货,田姐再也绷不住了。她告诉懂懂笔记,由于不了解直播卖货的流程,她最初也是和其它同行一样,想通过和网红MCN机构合作,在直播中上架一些单品展示销售。

因为从未接触过直播行业,她还一度发愁不知道如何寻找机构合作,一问周围的档口才知道,大量直播经纪已经找上门了。他们主动联系各商圈市场内的店主,询问是否有直播卖货的需求,“说是只要缴纳上架费,就可以帮我们安排相关的网红直播。”

不过,也有同行告诉她,主动找上门的直播经纪并不靠谱,要么策划太水,要么网红太Low。据说有不懂行的商家被找上门的假经纪,骗取了几千元“坑位费”,最终没有直播成,这些信息都让田姐更加谨慎。

“我拒绝了所有主动找上门的经纪,和爱人在网上查了好久,只为找到靠谱的合作方。”两天的时间,她查阅到了好几家位于杭州的MCN机构,介绍上显示名气都不小,网红也都挺大牌,“但是一沟通,感觉不是合作门槛太高,就是直播卖货的坑位费和佣金比例太贵。”

田姐的爱人帮她算了笔账,一位小有名气的网红,佣金比例直接追平毛利,按照对方提出的低价卖货要求,服装卖得越多亏损越大。因此,她最后只能又重新联系了之前主动上门的几位经纪,仔细筛选甄别了各家的资质,“那些一开口说要几千上架费的,都一律淘汰。最后我们选了广州一家小规模的直播策划公司。“

从下决心到敲定合作伙伴,田姐度过了茫然和憧憬的第一周……

从充满希望到满腔怒火

这家公司的经纪告诉田姐,团队只负责直播流程的策划,收费仅三、四百元,还推荐了几位网红供她选择。网红合作的费用也是由田姐自行商谈,佣金比例全看谈判的本事。价格如此实惠,方式也很灵活,田姐欣喜之余又留了个心眼:为确保合作公司的真实性,她还注册了企业信用工具的会员,在上面查询了对方的信息。

“以前在市场卖货,哪里会去想着用这些手机应用,现在都要自己琢磨了。查到这家公司发现没有大问题,我就放心地交钱,合作了。”尽管还是有些忐忑,但在支付完费用后的第三天,经纪就给她发来一份直播流程策划。

不过,说是直播流程,其实更像是个提纲,全文加起来字数不超五百字,策划也显得很不走心。

在经纪所谓“行业内都是这样的”解释下,田姐最终也不较劲了,她选择了一位合作费用只有800元,号称拥有10万精准小资粉丝的网红负责直播卖货,“直播前我和老公信心满满,这姑娘又漂亮气质又好,粉丝据说都是一二线城市的小资群体呢。”

在紧张、焦虑和憧憬中,她们等了几天终于排到了自己的“档期”。直播当晚,坐在电脑前看完了全过程的田姐喃喃地说了一句话,“我不是被骗子给耍了吧?”

“直播完了以后我是欲哭无泪呀,连最便宜的十元裙腰带都没卖出去一个。”当田姐想找经纪讨说法,指责对方“欺骗”时,经纪却先下手为强,在微信上指责她:店内裙品款式太旧,价格太高,挫败了那位网红直播的信心,然后就将田姐拉黑了。田姐虽然气得怒火万丈,但更多的是满腔无奈。

她向周围的同行吐槽,以为能得到大家的些许安慰。但同行的安慰,让田姐心里更不是滋味了:“所有人都告诉我这都是正常现象,我的遭遇别的商家几乎都有过,有的是做了两三次直播都很惨淡。他们都劝我看开点,就当缴了智商税,拿钱喂了狗。”

田姐坦言,听完同行的话,她第一次萌生将门店退租结业的想法,心情低落了好几天。之后她又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,有几家商户的老板娘也都是年轻貌美,自家亲戚里也有喜欢自拍美颜的晚辈,既然都有资源,大家都去自己直播难道不行吗,何必要找机构去缴纳“智商税”?

这一周,田姐在失落、愤怒和醒悟的辗转反侧中煎熬度过。

尊严与偏见的一道坎

“我都42(岁)了,再怎么播也很难打动人了,她们那些年轻的(店主)真可以试试。”

田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,以自己现在的形象做直播,保不齐会给商店造成更大的副作用。在和周围一些店家聊天后发现,几乎所有传统实体商家对于直播卖货都有偏见,觉得上线直播没面子、掉价儿,比较有心理障碍。

“虽然董明珠六十多了还在做直播,但我是真的做不到呀。”

五月初,调整好低落的心情后,她联系了在深工作的侄女,请对方在周末帮忙来做一次直播。没想到,即便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女生,也上了两年班,面对着镜头依然还是羞涩和难为情,直播中表现的非常腼腆。

田姐表示,侄女在做直播前三番五次抱怨,说担心做直播会被同事、同学和朋友看到,那样以后太没面子了。不过,侄女的顾虑似乎有些多余,因为此后连续做了三场直播,观看量加起来也只有几十个人。

“我感觉呀,相比在市场里卖货,观看直播的人似乎问题更多,更加难以满足、招架,太麻烦了。”田姐表示,直播卖货和实体卖货最大的区别在于,商家无法再继续“躺着赚钱”了。因为到店顾客能通过看、摸、试穿去直观了解衣服的特质,如果看上眼了,简单寒暄几句就会付钱买下。

但看直播就很麻烦,自己无法将商品的特点展示给观众,因此,观众会有大量疑问要咨询,主播必须要非常了解所销售衣服的特性,“尽管只有几十人观看,但一小时直播也把侄女累得不行,我也要随时在一旁帮她答疑解惑。”

更让田姐心寒的是,经常有观众一番咨询之后,把她们问得心头火起,等了半天却再无声息。虽然她心里明白,无论直播的流量还是品牌影响力都要慢慢培养、循序渐进,但是这样的效率和周期,与她急于通过直播清掉库存的想法背道而驰。

“直播买货,就是要立竿见影的,否则我们的资金周转不起来就要赔钱的。但是这些流量和影响力没办法说有就有,你说能怎么办?”面对越来越不情愿的侄女,以及越来越卖不动的库存,田姐在恐慌和焦虑中又度过了一周。

幸好,在劳动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,直播终于有了“大”突破,一件280元的雪纺裙被卖家直接拍下。

竞争激烈遭遇同行埋坑

“我和侄女都激动得不行,搂在一起哭了好一会儿,眼泪根本止不住,直播都暂停了。”说起那一刻的心情,田姐依然很激动。坦言比八年前刚到深圳租门店创业,几天后卖出第一件休闲裤时更感动,“当天只有这一单,而且利润不高,但是我们终于卖了一个大件。这也增强了我坚持做直播的信心。”

为了给市场里关系好的商家们鼓鼓劲,田姐奔走相告,把自己直播“大突破”的好消息分享给了周围不少店铺,部分同行听闻甚至流露出了羡慕之情。

但是田姐万万没想到,自己这一番举措反而引来了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真没想到自己去分享好消息,却遭到了同行的算计。”

从5月10日开始,直播卖货成了田姐店里每周六日的固定“节目”,但同行却开始向她发难了。田姐告诉懂懂笔记,有一天周六下午在店内直播时,有几位顾客也在围观,咨询裙子的材质和款式。正当她向观众和顾客介绍时,店里突然进来两位女士,直接说出了一些刁蛮的问题,让现场和直播的气氛非常难堪。

有一位女士一边拿着一条裙子,一边大声说裙子做工差,用料单薄,线头收口工艺有瑕疵。而且,对方提出的问题都相当专业,也十分尖锐。当时,她以为这位“懂行”的顾客很挑剔,所以就借着直播详尽回答了对方抛出的问题。但是就这样一问一答,部分线上的潜在顾客还是没动静了。

“我一开始没在意,有生意上门也不能不做呀,好在第二天(周日下午)直播时刁钻的顾客也没有出现。”这个周末,两次直播一共卖出了三件碎花雪纺裙,还有一些配饰,周末直播流水居然“过千元”,让她心里乐开了花。

但是在下一次周末开启直播时,直播间突然出现了一位自称刚收到货的同城顾客,在直播中通过文字投诉裙子质量太差,不断刷屏抱怨,还晒出了自己的快递单号来证明真实性。在田姐侄女帮她开通的个人微博上,也能看到这位顾客投诉的内容,这让田姐的直播生意再次陷入尴尬的局面,“侄女也回应,如果不满意,产品有问题,都可以回寄商品退换货,但那人还是在直播里不停地闹腾。”

这位顾客的举动让田姐郁闷了整整一天,直到一位关系好的商家同行,在微信里给她截图,告诉她店里的雪纺裙成了别家直播的竞品,有一位同行在直播时将她店里的裙子作为负面展示,反衬自家出品的用料及做工更好。

此时田姐才恍然大悟,裙子让同行给买走了,不仅可以作为投诉的素材,还把她销售的裙子在直播时作为反面教材,历数其中的所谓缺陷。

“你知道,设计师原创品牌的款式都不会太多,所以熟悉的商家都能认出是谁家的款式风格。”让她无语的是,买走裙子用于直播“反面教材”的商家,就在附近的市场内,同样也是设计师品牌集合店,“我之前太高调了,直播卖裙子的事可能都传开了,是我太傻了。”

再仔细回想之前直播时有“顾客”上门提问刁钻问题,应该也是同行所为。气愤的田姐想找这个商家理论一番,但到了对方所在的市场内,田姐的怒火却消了一半。

“8栋、108栋很多档口都已经搬空了,对方的店门口也贴出了转租转让通知。”其中最萧条的7栋,好几层的档口都空置了百分之六七十。此时的田姐也心生感触,商家之所以不择手段,也都是为了“背水一战”,“线上品牌竞争激烈,实体店顾客流量这么少,我现在每个月收入也就刚能交上店租,说不定哪天也得在门口贴转让告示了。”

【结束语】

有人说,线下实体商家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,充满希望的景气正逐渐到来。也有人说,更糟糕的时刻还在后面,但也正好考验商家的心态和智慧,只有经历过痛苦煎熬的业者,才会在景气恢复后迎来曙光。

但是对于很多初高中文化水平的实体店商家而言,如今转战线上,确实犹如“打怪升级”般困难。上网、直播成了他们目前唯一能做到的自救手段,也让很多理念保守、缺乏创新的传统商家开始学习和钻研“陌生的领域”。而面对生疏的“直播带货大战”,面对更多未知的套路和困阻,他们当中又有多少人能走过险坑、迎来曙光?

本文原链接:http://news.efu.com.cn/newsview-1301315-1.html

哈尔滨工作服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哈尔滨华宇服装厂

2020.6.25

华宇首页| 关于我们| 春秋工作服| 夏季工作服| 冬季工作服| T恤定制| 新闻动态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Sitemap

哈尔滨华宇制衣厂 热   线:13796068912 联系人:逄经理

地    址:哈尔滨香坊区亚麻六道街158号